就算仰望高空,脚下也得踩着实地

2020-07-07

就算仰望高空,脚下也得踩着实地

拿我自己来说,懂事起就喜欢画图,也很会画,所以小学时嚮往当漫画家。但是几年后上中学时,就对这个梦想死心了。

那和沉迷棒球游戏的儿童,将来想当棒球选手一样,很快就发现那只是不切实际的憧憬。

小孩子会把喜欢的事物、拿手的才艺,直接连结到对未来的想像。但我在极短的期间内就以强烈的意识,停止这种幼儿式的梦想。

我读小学低年级时,已经隐隐觉得「圣诞老人是虚构的存在」。圣诞夜暗暗睁开眼睛等待,果真看到爸妈偷偷把礼物塞进袜子里。

从那次目击体验开始,我好像就变成了现实主义者。大学时虽然加入漫画研究会,但只画单格漫画和肖像,不曾挑战四格漫画或连环漫画。

我对漫画始终停留在兴趣、好玩的範围内,没想过将来要以此为职业,也不认为漫画能当成职业。

可是,现在的我却是职业漫画家,以漫画为生。人生真是讽刺,但这也说明了「梦想的不确定性」。

没有比看不清现实的梦想更模糊危险的了。

我要强调的,并不是「拥抱梦想和希望是无意义的」,只是想提醒大家,鲁莽轻率的梦想可能扰乱人生。我希望大家必须认清这个事实,怀抱梦想时能有所自觉。

也就是说,不要被梦想耍弄你的人生,最好先为自己定下目标,再谈梦想。

梦想,往往是远超过自身能力的崇高目标,如果一个人早早便设定超过能力的目标,无论如何都要实现它,反而会限缩了自己的天资和可能性。不但勉强,也损及实现的可能。

不妨先设定稍作努力即可达成的目标,实现以后,再稍微向上提高目标。

这样,目标和能力没有太大的差距,阶段性的实现再大一点的目标,最后当你察觉时,很可能已不知不觉到达最终的梦想阶段。

重要的是,阶段性的接近梦想,而不要在起始点就奢想达成目标,也不要让梦想束缚自己。

订立目标比拥抱梦想重要。即使眼睛仰望着高空,脚下也得要踩着实地。作梦时千万不可忘记这个铁律。

重视「现在」甚于过去和未来

曾有人问我:「凡事听其自然,也需要很大的勇气吧?」

顺应时宜、不做任何决定,也是一种决定和选择,其中确实有某种意志在运作,但要说那个意志是「勇气」,又好像有点不同。

我认为,能够安然顺应潮流的进展,多半是因为信赖自己长期的累积。

生命中一直有超越我们意志的力量在运作,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超出自己的意图和期待,成其所成。原因和结果必定在自己身上,这是我来自经验法则的觉悟。

因此,我几乎与计画无缘,尤其是长期的计画,完全没有想过。

虽然配合截稿日期过生活,但计画的範围主要以週为单位。即使要预定计画,最多一个月已是极限。当然,也不会过度担心还没发生的未来之事。

现在的年轻人二十多岁就担心年老以后,听到他们已经开始积存退休金的话题,虽然佩服他们的思虑周到,但是更觉得着急:「喂喂,还有其他更应该做的事情吧!」

我也曾听过年轻的编辑这样说:「对未来感到不安,所以不敢生孩子。」为什幺对不确定的未来那样悲观呢?我难以理解。

如何面对未来的不安?应该不是现在的年轻人,而是他们的下一代要处理的问题。我在年轻编辑的说法中,感到他们把现在面临的某些个人问题,当成将来的社会问题的「愚昧」。子女有子女的人生啊!

我不思考未来,也不留连过去。「那个时候那样做就好了!」「为什幺会做出那种事?」这些事后追悔的情况,也几乎与我无缘。

如果后悔和叹息可以改变过去,我也会这样做(不,或许还是不会)。但是过去已经是绝对无法改变的事实,即使后悔也不会再发生、改变、开始什幺。

对于过去,我们应该採取的态度是接受,基于接受而反省。我觉得,后悔是不能接受或不想接受时的「挣扎」。

世间称这种不拘泥于过去的思考法为正面思考、乐观思考。的确,关于命运,我是乐天派,但其实我只是重视「现在」甚于过去和未来而已。

我最重视的就是「现在」。大家似乎忘了,人是不论怎幺挣扎,都只能活在「现在」的动物。

看看猫狗就可明白,牠们完全没有确保下一顿吃食的念头,只要现在填饱肚子,就摆出满足的舒服姿势,完全不担心下一顿,就连有一餐没一餐的野猫野狗都是这样。

看到牠们,人们会说「真是无忧无虑的家伙」、「没有担心未来的智慧,反而叫人羡慕」,其实人也一样。

不论幸福还是不幸,人能生存的只有「现在」这一瞬间。既然如此,过去、现在和未来这三者之中,最该重视哪一个,应该想都不用想吧!

忘记过去、忘记未来,专心「现在」,全力关注眼前的事。如果能这样慎重过着「现在」,过去和未来就不再可怕,也自然可以顺应命运的安排了。

当然,能让命运站在自己这一边的,肯定是将「活出现在」奉为生存铁律,并据此自我要求的人。

摘自《别人是别人,我是我》

就算仰望高空,脚下也得踩着实地

Photo:Felipe Gabaldón, CC Licen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