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白俄骑摩多8年游62国‧聋哑伯遇窃滞留大马

2020-06-17

从白俄骑摩多8年游62国‧聋哑伯遇窃滞留大马(吉隆坡)武吉免登繁忙的人行道上,停着一辆摩多,上面贴满各国国旗、两侧挂着大皮箱、车包覆盖着世界地图、车尾箱上标示着『环游62个国家』的摩多,车主是一名脸带慈祥微笑,见人就鞠躬握手的老外阿伯。据说这位老外在国外算是一个响噹噹的人物,所到之处总会成为媒体的焦点,年龄已67岁,人人称他为V-Man。他的特点是聋哑、不懂手语、唇语及英语,只会比手画脚的肢体语言,却能孤身骑摩多8年,游历欧美澳亚62个国家。他原本已前往第63个国家,以期创下世界旅游最多国家的世界纪录,无奈却在大马这一站遇上窃贼,令他困在大马两个月了,仍未能出发。筹募经费被驱逐V-Men用尽各种肢体语言的沟通方式让记者了解,自他从6月入境我国开始,即陷入困境。首先,他从新加坡过境柔佛时,就被窃贼偷走他的证件和现金、纪念性文件、相机及照片外,最重要是在各国收集的盖章也失窃了,令他感到心痛。第二,他在武吉免登一带的商场热点,準备向公众募款以便他能继续上路时,却一直被保安员驱逐。第三,他原本想从我国启程到北京,见证4年一度的奥运会,惟我国人民不知是否受百物上涨所困,对他的捐赠不如预期的好。当记者问他目前所得款项是否足以让他继续前进时,他傻傻地摇摇头,比出一个还不行的手势。种种原因逼使他至今仍“滞留”在吉隆坡。他住在秋杰路的廉价酒店,每天中午三四点左右,就到联邦酒店对面的丰隆银行前的人行道上“站岗”,一待就是两三个小时。记者找到他时,和他比手画脚了逾一句钟,才稍微抓住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。只见路过的民众都会停下脚步看看,但是说到捐款则寥寥无几了。庆幸的是他天性乐观,总是以最诚恳的态度向大家表明他旅程的意义。靠肢体语言走天下誓入健力士纪录V-Man骑着他的BMW F650GS,从新加坡过境我国,因种种的不顺遂,让他“京奥梦碎”,所以他下一个行程不再执着于中国,而是準备跨越南中国海,先到砂拉越古晋,再到沙巴、菲律宾、印尼、泰国、中亚和西亚等地。他原本想和摩多一起乘船到古晋,但是大马海关并不允许他这幺做,所以他只好和出生入死的摩多车暂时分开,自己搭飞机到古晋与摩多车回合,全程费用预计要3000令吉。记者问他会在大马待多长时间,他拿出签证,告诉记者签证截止日期是11月3日。什幺时候回家乡,即白俄罗斯?他再用手指指着地图上许多他未到过的国家,想必未来两三年,他还会出现在每个国家的土地上,以他的行动告诉全世界,尤其是聋哑人士,“我做到了!”。Vladimir Yarets自以来挥别家乡,一路上他凭着简单的肢体语言,以摩多走天下,版图横跨欧洲、美洲、非洲、大西洋及亚洲。在没有任何赞助商的情况下,他只依靠沿途热情的各国人民伸出援手。引述国外媒体早前对他的报导指出,他并不打算停下来,他的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要创造健力士世界纪录,成为第一个独自以摩多车环游世界的聋哑人士,也借此鼓励聋哑人士克服困境,多接触外界。在和V-Man挥手道别时,他也和《》记者挥手,相信这也是最容易沟通的手势。小说里常提到环游世界80天已足够,但有人却要环游世界8年甚至更久,希望V-Men真正做到拥抱全世界每一个人事物。他就是Vladimir Yarets,来自白俄罗斯,骑着摩多走天涯的聋哑人士。想看京奥被阻入境转换行程先游马V-Man以简单的图画告诉记者,他去年在香港落脚时,準备在11月进入北京以便逗留到今年8月观看奥运会。当他把签证都弄好后,中方关闸却阻止他入境,以致他必须转换行程,先到日本、台湾及大马,再尝试由泰国进入中国。由于V-Man 不懂手语、唇语及英语,以致与他沟通不良,因此,V-man便给了一个电话叫记者致电到香港找他的一位恩人。于是,本报记者找到曾在旅途上给V-Man很大帮助的香港摩星岭青年旅社负责人黄敬容,他在接受电访时披露,中方是因为V-Man的重型机车未申请通行证,以及其他考量因素,只允许他个人入境,摩多只能停放在境外。“他不可能丢下摩多不管,我又暂时没有办法帮忙他。他从香港去日本和台湾后,再回到香港碰运气,但还是进不了中国,所以他转去了新加坡及大马。”“他在大马遇劫后也曾拜託一个当地人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他的处境,他跟我说他很安全叫我放心。”他声称,V-Man是一个蛮谨慎的人,对自己的财物都保护得很好,不明白到马后为何会被人偷窃。‧2008.08.12